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风机;台湾中压风机;环保处理;粉尘处理机...
93

VIP会员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

张云蕾 (先生)

经营模式: 生产型

主营业务: 风帕克风机;透浦式鼓

所在地区: 上海市-松江区-九亭镇

已认证:    

收藏店铺
网站公告
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不断吸纳专业人才,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4HB高压鼓风机系列,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FAB/FABR 斜齿系列、FAD/FADR中空斜齿系列、FABZ 直齿系列、FPG/FPGA 直齿系列等。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37773621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 联系人:张云蕾
  • 电话:86-021-37773621
  • 邮件:2881342753@qq.com
  • 手机:15900427838
  • 传真:021-57648206
友情链接
正文
骗投资割韭菜叫嚣“1亿罚款打广告”的股市黑嘴被刑拘了!财神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浏览次数:        

  媒体圈曾有这样一个说法,说天津媒体人里混得最好的两个人,一个是卓伟,另一个就是廖英强。

  想来好像也有几分道理,从“体校生”到大学的“客座讲师”,再千万股民的“投资导师”,最后到“帽子王”,廖英强的神奇履历展示了一个非专业人士的逆袭有多么不可思议,也确确实实让我们对所谓的“意见领袖”有了多一层的审视。

  据媒体报道,7月9日,上海警方前往上海仟和亿搜查,有12名台湾地区分析师被逮捕,后经台湾地区方面证实,其中,9名取保候审,不过限制出境无法回台,3名刑事拘留。

  至于原因,则是因上海仟和亿旗下一家子公司在卖一款叫爱操盘的软件,但该公司并没有销售此类软件的资质。

  且爱操盘宣称能够帮股民抓住涨停股,结果投资者按推荐购买后却不断亏钱,所以控告这家公司欺诈......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家公司背后的老板,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财经黑嘴”廖英强。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根据相关线索,侦破一起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投资咨询业务案件,廖某强等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主持人廖某强伙同胞兄等人,非法从事证券、期货投资咨询业务,非法获利金额巨大。

  毫无疑问,廖某强自然就是那位曾被证监会处以1.29亿天价罚单的廖英强,高手论坛,英雄会高手论坛,神州彩霸高手论坛,香港赛马会高手论坛,118平特高手论坛,而从官方通报的消息来看,廖英强因诈骗罪被捕的消息算是确认了。

  事件一出,金融圈一片哗然,我们也不妨来看看在这位曾经的“投资教父”身上都发生了哪些故事。

  2018年5月的时候,证监会开了一个金额巨大的处罚通知书,罚了正值事业巅峰期的“股市黑嘴”廖英强1.3亿元。

  原因是廖英强利用自己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通过先行建仓、公开荐股、反向卖出系列行为操纵市场,非法获取巨额私利,依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廖英强没收违法所得43,104,773.84元,并处86,209,547.68元罚款。

  而在这之前,廖英强通过“爱股轩”网站的APP,以解盘视频“金钱风暴”“股动钱潮”等节目以及新浪微博、博客、土豆网等互联网平台进行推广和宣传。

  2015年开始他又在上海举办多场培训讲座,并将讲座视频放在“爱股轩”网站上,以提高股轩文化知名度。随着推广活动的开展,廖英强也积累了一定粉丝,博客点击率随之上升。

  据证监会披露,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廖英强发布了含有荐股内容的博客60篇,平均点击次数超过11万次,在其微博、财神网站。博客“午间解盘”栏目视频中公开评价、推荐“佳士科技”等39只股票,共46次。

  在被证监会处罚后,廖英强便把爱股轩改名成了上海仟和亿教育培训有限公司,而这次出事的,就是这家上海仟和亿。

  从官网看,仟和亿是专门制作股市、荐股以及知识付费业务的财经节目公司,但背地里这家公司却一直在卖一款名为爱操盘的软件,按照法律规定,这类软件只能是投顾公司才能销售,但上海仟和亿并没有这个资质,却宣传这个软件可以每天抓到涨停板的股票,而买了这款软件的散户,却不断亏钱,所以控告这家公司欺诈。

  此外,由于台湾股市萧条,不少台湾分析师跑来上海淘金后也都把仟和亿当作自己首选的落脚地,但他们过来后并不具备大陆分析师资格,使得除了教育培训内容外,只要谈到个股就属于违法,所以这些人被逮捕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简单来说,仟和亿干的不过是雇用一些没有合法资质的分析师来传授所谓的股票知识,借机在节目中公开荐股,而在荐股前公司由内部人员使用其控制的账户提前买入所推荐的股票,等到节目播出后再抛售相关股票,以达到人为影响股票的交易量与交易价格的目的,并从中获取非法利益。

  而这背后的一整套运行机制,作为实控人的廖英强怕是在其中没少下功夫,毕竟,作为股民心目中的“股神”,资本运作那套玩法早已是轻车熟路了,只是可怜了一众散户,本以为交着学费便能习得“股神”一二,殊不知早已成为了廖英强们精心培育的韭菜了。

  可能我们当中有人听过廖英强的课,但熟知他发迹史的人怕是并不多,其实如果捋一捋廖英强的人生轨迹,如果没走向歪路,倒也算是个不断跨界逆袭的成功人士了。

  1970年1月廖英强出生于天津的一个部队家庭。他少年时期大部分时光是在天津体校的游泳池度过的。

  可步入社会时,廖英强却已经在天津的一家报社工作了,每天所做的事情和那个的年代的其他记者无二。

  在偶然的一次接触股市之后,他便开始了长达20余年的股票生涯,并且以此当作毕生的事业。据他自己所言,他对股市的痴迷相当于一只“股虫”,把钻研股市操盘技术、技巧当作唯一的乐趣。

  2000年廖英强离开天津来到了北京,并担任北京中关村证券有限公司任分析师,在此期间还在北京四所大学担任股票金融客座讲师,而廖英强的丑闻也多从这时开始的。

  据悉,廖后来之所以会离开这家证券公司,就是因为替理财的过程中,违规操作风险高的股票,导致损失顾客资金亏损100余万,而他自己也被公司开除了。

  在投资和股票圈混迹多年的廖英强,在2005年离开中关村证券公司之后,又进入了钜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投资总监。而这一家公司和廖英强的联结词就是——民间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了。回过头看,廖英强在这里留下的仍然是臭名。

  2008年,就在廖英强在投资公司担任投资总监的期间,正式与“股民导师”这一身份结缘,他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经济台主持专栏节目,从外汇、地产、黄金等泛财经角度解析股市。

  2012年前后,上海文广集团第一财经频道招节目嘉宾,要求从事过证券行业且口才好的。十分符合这些要求的廖英强便应招而来。他每天两小时的股评节目《谈股论金》吸引了众多的观众。

  廖英强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趣幽默风格,枯燥单调的数字曲线和技术讲解在他口中变得妙趣横生、引人入胜,被媒体和粉丝戏称为“讲投资的郭德纲”。恰巧廖英强又是一个比较喜欢冒险的人,关于未来,他总想做点什么。

  于是,2015年,廖的音频节目《英强开讲不同凡响》在“蜻蜓FM”app上线万收听量。其影响力可窥见一斑。

  2016年春,当“互联网+”大潮兴起时,他毅然选择了自主创业,开办了属于自己的证券培训机构,也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被处罚的爱股轩。

  至此,廖英强完成了从“体校生”、“媒体人”再到“股民导师”的人生跨越,如果没出意外,很可能还会朝着资本大佬的方向继续前进着,当然,如此商业模式下,他的结局也早已注定了。

  前面我们说了去年证监会曾给廖英强一纸1.29亿元的罚单,其实这件事也让“抢帽子”交易这一股票专业用语被普及。

  所谓“抢帽子”指的是证券公司、证券咨询机构、专业中介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买卖或者持有相关证券,并对该证券或其发行人、上市公司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以便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取得经济利益的行为。

  以廖英强为例,他利用自己知名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中推荐相关股票,而在推荐前,廖英强又控制着13个证券账户买入相关股票,并在公开荐股下午开盘后或次日集中卖出相关股票,就这样在被证监会查处前廖英强已经非法赚了4300多万。

  好在证监会决定对其非法所得予以没收并处以8000余万元的罚款,可面对如此高额的处罚,廖英强的反应却相当的有意思。

  他先是装无辜,称自己因为不懂法而违反规定且没赚那么多钱。发现没用后又立即改变态度,廖英强不但没有接受教训,还轻松地扬言:

  “自己善于炒股,在其他方面也有发展,并不缺少缴纳罚款的财产。”“因为这件事,我应该是打了将近一点多亿的一个广告,现在我的名字应该算是家喻户晓。”

  去年7月份,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发布“6月份新增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公示及公告情况说明”。

  其中:证监会提供46人,将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包括列车软卧、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座以上座位)和民用航空器。这46人均为不缴纳证监会行政处罚罚没款当事人,里面就有廖英强,显然,他已经成为了老赖。

  证券经纪人、财经频道“谈股论金”栏目特邀嘉宾、有着大批“粉丝”的微博大V……曾拥有耀眼光环的朱炜明,在2017年7月就以上海首例“抢帽子”手法操纵证券市场案被告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2月1日至2014年8月26日间,被告人朱炜明担任国开证券龙华西路营业部经纪人,并受邀担任某证券类电视节目嘉宾。

  朱炜明在其亲属名下的证券账户内预先买入多只股票,并在随后播出的前述电视节目中对其预先买入的15只股票进行公开评价、预测及推介,再于节目首播后1至2个交易日内抛售相关股票,人为影响前述股票的交易量与交易价格,获取非法利益。

  经审计,朱炜明买入前述股票交易金额共计人民币2094.22万余元,卖出股票交易金额共计人民币2169.70万余元,非法获利人民币75.48万余元。

  2011年8月3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操纵证券市场罪,对人称“股神”的北京首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汪建中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逾1.25亿元。这也成为A股市场“抢帽子”第一判。

  2012年证监会曾通报原海通证券(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叶志刚“抢帽子”案。除没收违法所得32.58万元并处100万元罚款外,叶志刚受到5年市场禁入的处罚。

  股市因为其不确定性和幸存者偏差,很容易成为骗子和骗局的泛滥地,因为上下一张嘴,涨跌总能说中一两次,说中就强调是神,说错被刻意淡化和遗忘,欺骗性相当强。而大多数散户投资者缺少基本的投资常识又求财心切,往往被所谓的“大咖”、“股神”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正如巴菲特所说,“能知道股票明天涨跌的人只有两个:一个上帝,另一个就是骗子!”。作为投资者还是应该擦亮眼睛,谨慎选择,哪怕只能信自己也好比中了骗子的圈套强。

  当然,在证监会和公安机关严肃整治非法荐股、操纵市场等股市“黑嘴”的高压态势下,留给廖英强们的时间也注定不多了。

  《上海12名分析师突然被抓!所犯何事?背后老板竟然是他:曾被证监会罚1.3亿,还没及时缴罚款》 21世纪经济报道

  《突发,上海12名分析师全被抓!所犯何事?背后老板竟是股市黑嘴,曾疯狂操纵39股被罚没1.3亿!》 中国基金报